shellbylu

屹青:

「洱海」


嘿,我陪你一同看海罷。


攝於雲南大理,二零一四年一月


Hasselblad 503CX

Carl Zeiss Distagon T* CF 60mm 3.5f

Kodak Ektar100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光圈ai漫游:

(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一位工作于华为海外的校友,把他在伊朗的中国同事介绍给我们,以便有个照应。我们打算在离开德黑兰之前拜访一下这位华为友人,不凑巧的是,他这天刚好出差,但他把自己的房间钥匙留给同事,邀请我们住他家里。


我和leon,带着在亚兹徳捡到的台湾帅哥kevin一起,从机场打车穿过德黑兰市区,到达位于北部的华为家属区。与初到伊朗时相比,这一次我才有机会真正接触这座城市。之前我对德黑兰的印象仅仅是《逃离德黑兰》这部电影,以为它是个饱经制裁贫困而落后的小城市;没想到,德黑兰的街上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竟是一副现代大都市的模样。据了解,德黑兰是整个西亚地区最大的城市,人口已多达1200万,超过了武汉。


德黑兰的南部是老城区,拥有大量的博物馆和皇宫,多为老市民居住;北部是厄尔布尔士山脉,空气清新,富人多住于此。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北部富人区里。我打量着这座公寓:它坐落在主干道旁边的街道上,交通便利,闹中取静。对面坐落着带大院子、车库、游泳池的别墅。在武汉,我还从未近距离接触过如此高端的住宅,不禁为我的华为友人们感到小小的骄傲。


按下门铃,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原来我按错了房间,保管钥匙的那位友人同事还未回来。听见我说着普通话,这位女士爽快的打开门,邀请我们去她家里等。于是,我,leon,kevin三个不速之客拖着大包小包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她家客厅。


这种感觉很奇妙。几天前,我们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kevin这个台湾人,更没有华为家属的这位女士的存在。几个月前,我甚至不知道德黑兰这个地方在哪;而现在,我们四个人就坐在遥远的德黑兰的某栋公寓里象老朋友一样吃着坚果聊着天。女士给我们讲述了她的生活:北京人,之前也在华为工作,老公调到海外后就辞职当了全职太太,带着三岁的小孩跟着老公旅居伊朗。他们打算送小孩在这边上国际幼儿园。女士说幼儿园的学费虽然和北京差不多高,但伊朗的食品安全、环境、制安要比国内好太多,小孩留在这边放心。见我们一脸的不解,她便给我们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一次他们带着小孩去街区游乐场玩,粗心的把小孩遗忘在滑梯处,等他们火急火燎的往回赶时,看见一对情侣正守护着小孩等候他们回来。


kevin似乎理解不了这些正常的事在我们眼里会那么感触。我与leon都曾去过台湾,深知台湾的治安良好,民风淳朴,所以我们很理解kevin的疑惑。但我们很难告诉他,现在的大陆小孩可能在家长眼皮底下就被拐走;大陆小孩从小就要被教育不要信任任何陌生人。


从这位女士的口中,我们还了解到更多的伊朗人民生活细节:他们下午四点下班,八点才吃晚饭,中途喜欢和家人朋友呆在一起,喝茶聊天逛公园;他们喜欢夜生活,夜生活依然是和家人朋友呆在一起聊天说笑。这是一种简单的而与我们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生活理念,国人把加班与忙碌标榜为成功,电视里把因忙碌很久没回家见亲人当做榜样,大家都在不停歇的追逐金钱与权力,没有人愿意做和家人朋友呆在一起快乐的普通人。


我们住进华为友人的房间后,又与kevin聊了许多。从社会经济的发展到年轻人就业与婚恋观;从各自的旅行经历聊到海峡两岸的旅游业。台湾的经济近来来发展放缓,年轻人就业也更加困难,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抛弃了忙碌而选择一种更慢的生活方式;年轻人很少有结婚就要买房的概念,也不会为了经济条件去选择配偶;台湾的护照可以免签和落地签上百个国家,他们去旅游会去阿联酋、阿塞拜疆那些我们很少听说的地方;台湾景点几乎不要门票,更不会有宰客的现象存在(这一点我与leon在14年台湾自由行时深有体会)。Kevin听到我们讲的大陆种种现象,一再表示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那一晚,一直到我睡着,leon与kevin还在谈话,一直到kevin搭上凌晨去机场的的士(kevin凌晨的飞机)。


第二天我与leon到德黑兰南部游玩后便匆忙踏上了回国的飞机,并通过华为家属的那位女士把钥匙还给了华为友人。一直到走,我们也未见到他,也未曾打听那位女士的名字;我们也不知下一次见到kevin会是什么时候。但在这段短暂的一天里,我们窥探到的海外华人、台湾人、伊朗人的生活,恍然若梦,却给了我们新的启示,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狭隘的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穿红衣服的帅哥便是和我们一起从设拉子到德黑兰的台湾人kevin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自由塔,德黑兰的标志。我们只在的士上看了下,没有刻意过去。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街头拥挤的车辆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个国家,两本护照,含金量却是天壤之别。

安德莉凯利: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吃货,每要到一个陌生地方之前都会上网狂搜当地美食,然后深夜趴在电脑面前流着口水呵呵傻笑,自觉找到了人生的(短期)奋斗目标。然而现实和梦想总是有一点点差距,从后乐园出来好不容易找到在食べログ找好的餐厅却发现还要一个小时才开门......  于是到底是傻逼一样在店门口转一个小时还是干脆去冈山站附近另寻美食呢?纠结五分钟后,两个吃货毅然选择了后者。

结果好不容易到了冈山站,已然饿成狗的两人还是饥不择食地吃了...拉面。说到冈山美食,岛国友人总是说去吃ばら寿司吃デミかつ丼啊!就算是吃拉面也应该是满载鸡肉叉烧的笠冈拉面或者是用千户牛的牛肉拉面啊!但我们吃的就是大概全日本都仰俯皆是的猪肉叉烧拉面。愤懑之下还不顾热量加点了炸鸡和饺子。

拉面入口,心理稍微平衡了那么一些,因为摸着良心说话这家风风拉面还是不错吃的。比起咸死人的一风堂、新宿街头寡淡得一塌糊涂的自动贩售券拉面店,它还算鲜度适宜、用料充足、诚意满满。唯一地缺点大概就是略油了些,让人吃完恨不得狂奔8公里来消耗落肚的卡路里Orzzz

舒克贝塔_summer·LoFoTo:

《走过花一样的年华》

两次街拍都拍到了这位和蔼的老太太,并且后来阴差阳错地进了她跟她老伴开的二手书店,是那次旅行中遇到的有缘人,很暖。

拍摄于: 伦敦东南 肯特 坎特伯雷

占夏:

/TourV欧洲毕业旅行实体书选段/

    大一下半学期为节约开销告别了24小时供暖却住宿费高昂的单人宿舍,同另一个中国姑娘开始了市区里的合租生活。两人赶在樱花烂漫前各自入住了铺着榻榻米的和室,自以为期待已久,真正的日本生活即将开始。乔迁之初房间里除了头顶的吊灯什么也没有,南边到是有一面两米宽的落地窗白日里拉开窗帘就会涌入光与暖;夜幕降临坐在地上小酌远眺海边别府塔上朝日啤酒的霓虹灯,迷了眼,人自醉。这样的大学生活若只在朝暮想必要叫人羡煞了去,若然日日往复......开始寄希望于外面的世界,于是做兼职,存了钱,去旅行。

    08年在北海道,登上雪雾廖莽的函馆山却不幸无缘瞻望一眼星火燎原般的海湾夜景,心怀遗憾写下了一张明信片按下纪念章寄给了高中同学诉苦当下的窘况,从此开始了我旅行+寄片并行的“套餐式服务”;

    09年流浪到了东京,在目黑的中古家具店,银座Itoya上下逡行。从明治神宫步行到六本木,整个夏天,整座城市,无处不是惊喜,那是收集明信片的高峰,邂逅了太多爱不释手的好片子;

    10年关于关西冬天的记忆里散布着奈良鹿的灵,宇治抹茶的苦,大阪现代感的缭乱,京都古都格局的齐整,还有稻荷神社千本鸟居总也走不完的漫长……走进了一家“和纸”店,选了一张绘了“椿”(つばき)花的明信片写上两三言语寄给未来的自己。

    两日后在家里的信箱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叮咛,既觉得可笑又甚是可爱。

    后来渐渐觉得这些明信片是有个性的,正面往往是你中意或者你觉得收件人会中意的摄绘作品,反面的寄语比写信来的言简意赅,坦荡赤裸,贴上精心挑选的邮票寄出后被敲上一枚当地专属的邮戳——独一无二,这也正是为什么会迷恋上它们的原因。

    换明信片的两年间,每每有从世界各地飞来的片子看着欢喜就钉到墙上,毕业前离开的时候为了从上面取下177个图钉生疼的拇指,千疮百孔的心。留学生活大概是太寂寞了,反倒让仅存的那点离愁别绪显得愈发深沉,这些曾经一起挽着手走进食堂的人,以后他们的脸只是显示器上的像素;这些曾经一起欢声盈盈的笑语,以后只是听筒里的电波。

    世界那么小让我们相遇,却又那么大,再难聚。

     五渔村,整个行程里最特别的地方,阴霾退去后阳光下的山岬小镇容光焕发,那样子和煦的天气里浪花拍搭崖岸的声音像是远方游人倾谈似的碎碎念着,人们从南法和意大利北部来到这里度过周末,远道而来的我决定在此写下给微旅行donor的第一张明信片,片子正面的风景俨然就是从当时我所在角度取的景,安详而多彩,在反面写下小小的祝福看来似乎有些唯唯诺诺:

亲爱的xx,

     这是一张来自意大利五渔村的明信片,感谢你对微旅行的支持,因为你才有此时此刻漂泊异乡的我,祝安好。

    curlicue

    @Cinque Terre, Italy


和歌山环游记(四):瀑布崇拜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那智是熊野古道诸多古迹中十分值得拜访的一处,这里有熊野三山之一、崇拜瀑布之神的那智大社;也有保存完好的古道大门坂;还有据说开创于四世纪的青岸渡寺;以及高度和水量都居日本第一的那智瀑布。身处其中,或许你能感同身受古来参拜之人的虔诚与艰辛。


科普完纪伊山地的灵场与参拜道之后,继续回到旅途中来。


清晨从旅店醒来,趁天还凉快,背起行囊出门,从田边车站坐上了开往那智的电车。熊野古道的中边路和大边路从纪伊田边开始分叉,一条走山路通到熊野本宫大社,再顺熊野川而下走水路到新宫速玉大社;另一条即沿海环纪伊半岛到达熊野那智大社。因为只有一天时间,利用公众交通没办法兼顾三山,只得放弃山林深处的熊野本宫大社,选择了时间和金钱上都花费较少的沿海电车路线:乘坐JR电车从田边车站沿海行驶约三个小时即可到达那智。


乡下的电车很空,车厢里就我和朋友几人。吃过早点后,众人纷纷进入神游状态。窗外绿色呼啸而过,间或闪过蓝色的大海。曾经觉得无比遥远的纪伊山地在我脚下远去一段又一段。那些舟车劳顿、虔诚修行之人要经历许多日辛苦才能走完的旅途,如今却只需静静坐几个小时。只是许多来访的游客都不再拥有那些纯粹的心情了。



列车在一个小站里停了下来,从车窗望出去,有“本州岛最南端之车站”几个字。一时有点懵,这个叫“串本”的小地方居然是本州岛的最南,而不是山口县?翻出谷歌地图来,发现还真是,本州岛虽然是一个纵向南北的狭长岛屿,但是静冈岐阜以南却变得更倾向于东西向,而纪伊半岛从本州岛朝南突出日本海,串本刚好位于整个本州岛的最南端。列车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得益于可以随意进出车站的青春十八车票,我跑到车站外面拍了几张照片。翻看当地印制的旅行册子,在串本,附近的桥杭岩还是值得一去的。




夕阳下的桥杭岩(网络图片)



银河拱桥下的桥杭岩(网络图片)



列车继续启程,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到达了JR那智车站。


去那智大社需要在这里或者JR纪伊胜浦车站换乘路线巴士。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先在车站里的世界遗产信息中心看看旅游信息,了解下熊野信仰的起源与传承。有两幅宣传画颇有意思,一张是熊野古道大门坂的一段参拜路,巨大杉树组成的林荫道中通向远方的一条没有尽头的小路,颇有些幽深小径的味道;另一张展示的是一群身着平安时代参拜装束的女子走在熊野古道中的场景,这也是每年10月都会组织的一个参拜盛典,用来还原平安时期皇族参拜的仪式。



从那智车站乘坐路线巴士到大门坂入口只需十几分钟。大门坂是熊野古道中边路一条通往熊野那智大社的全长约650米的参拜山路,古时因用来征收通行费而被称之为“大门”,是一段保存十分完好的苔藓古道。时值酷暑,阳光肆意倾洒在身上,穿过几家简朴村舍,就看到了标识大门坂入口的石碑。经由一座石头鸟居,再跨过一座朱红色的小桥,从大门坂茶屋前的石板路上走过,夫妇杉早已经候在大门坂参道的入口多时了。这一左一右两株八百年的杉树就像是参拜道路的守卫一样,而它们繁茂的针叶遮掩住了通向远方的路,似乎引领人们通向一个未知的神圣领地。







沿石阶拾级而上,两侧皆是数百年树龄的古木。浓密的针叶遮天蔽日,间或洒下些阳光,在台阶上形成一块块光斑。青石板路的边缘早已爬满绿色苔藓,低矮的落叶木从参道的两侧探出头来,与浓密的野草一起点缀着古道的幽深与久远。前行约莫百米,有一处标有“多富气王子社迹”的石碑。所谓“王子”,是指在熊野古道沿途遍布的一些王子小神社,这些神社是为了供参拜之人休憩、祈福、保佑参拜旅途平安而设置。王子神社主要分布在纪伊路和中边路上,有“九十九王子”之称。九十九是日语里一种表述数量多的比喻方法,而实际上这些王子的数量还要更多。多富气王子是这一系列王子神社中的最后一个,如今神社早已不存,只留下爬满青苔的石碑遗迹,向人们展示着岁月的痕迹。






再往前行,石板路曲曲折折通向高处,并最终匿于杉树林深处,三三两两的游客背负行囊,踏着一阶阶石板慢慢走向远方。盛夏的空气十分炙热,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甚至于用来擦汗的毛巾拧一拧都会滴水。我们这些游客尚且如此,在许多年以前,酷暑或者是严寒的日子里,一位位苦修的信徒,翻山越岭徒步数百公里前来参拜的人们,内心是要有多么虔诚的信仰才能坚持下来。正是在这样艰苦的旅途中,人们对于自然山川的敬畏油然而生,那些流下许多汗水的旅途,那种经历无数苦难达成的愿景,让这些平凡的人们最终超脱于现实,内心充溢着历久弥深的幸福。这就是熊野三山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自然信仰,对于山川草木、大地长空最纯粹、最原始的崇拜和景仰,这些信仰的力量从来不曾消失,她们寄付于沿途的土地风物之中,让古道更添葱郁、瀑布愈加磅礴、河流越发深沉。





我一路慢慢体会着古道的风情,想着那些久远的历史,不知不觉已经落到众人身后。等踱到终点,同伴们已经卸下行囊,坐在台阶上休息了好一会。因为天气炎热,大家决定先去巴士中心旁的那智山观光中心休整一下。这里除了供游客休息外还贩卖纪州特有的名物,比如当地特产的梅子、柚子等水果制作的糕点、果实酒,与纪伊山地有关的纪念品等等。屋子里凉爽的温度让大家逐渐恢复了活力,一杯梅酒喝下肚,浑身都充满力量。



从观光中心出来,沿表参道台阶继续向上。沿途都是贩卖纪念品或者食物的小店。在日本,我一直非常喜欢山野之中由原住民开设的小商铺,他们经营的物件都是店主人精挑细选、契合当地旅行主题的小商品,比如说笑容憨态可掬的小和尚,姿势极尽销魂的陶瓷青蛙等等。数年前曾在到过那智的朋友相册中见过这些可爱的玩偶,它们透过图像带来的幽谧深林的气息至今难忘;如今亲身走完古道,遥望瀑布,再面对这些葱翠又搔首弄姿的青蛙,竟依稀有种不真实感。






抵达那智大社之前,我们在一处台阶上看到了远处的三重塔和那智瀑布,于是几乎没有犹豫就先奔瀑布而去。



四野山峦覆盖着茂密的原生森林,那智瀑布像一撮白须,从岩壁上垂下。作为熊野那智大社自然信仰的源头,那智瀑布的高度和水量都为日本第一,其落差有133米之多。我们站在远处眺望,朱红的三重塔端庄的矗立在葱郁山林中,而瀑布落于其后。这一借景也是那智地区的代表风光景观。登三重塔远眺,瀑布离得更近,岩壁上因冲刷日积月累的纹路清晰可见,底端的岩体经过长时间的水岩交互作用已经变成了土黄色,岩石的缝隙中生长出的藓类植物则更加葱郁。站在塔顶与瀑布对视良久,我极力想找寻那种原始的崇拜根基所在,然而却还是敌不过夏日灼热的天气。





从三重塔返回,再上几步台阶可达青岸渡寺的本堂。这是一座天台宗的寺庙,据说是在四世纪时由印度渡来的僧人裸形上人开山而建,供奉着如意轮观音的本尊。由原木色建筑构建的青岸渡寺比邻就是朱红色为主色调的那智大社。这里也是以自然崇拜起源的熊野信仰经历神佛习合的影响与改造后传承至今的最直观的表现形式。















我们坐在休息处补充水分,四周山峦叠翠,风景独好。再细看神社,满目朱红建筑搭配着青绿色的窗棂,屋檐上闪着金色的光。振翅欲飞的八咫乌落在神社前的柱子上,一旁身着白衣红裙的神女时不时轻身走过,参拜的人们在堂前许下各自的心愿。










下山时遇见身着平安时代服饰的参拜者正沿石阶而上,不由停下来多看了他们几眼。这种传统服饰可以在大门坂入口处的茶屋租到,到访的游客也因此能更加真切的体验到古来参拜者的旅途与心情。





回到巴士中心,乘车返回那智车站后,我们开始了和歌山环游的最后一站。